欢迎登陆重塑心灵心理康复中心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康复感言
不放弃自己,你就一定能走出抑郁、焦虑、强迫的黑暗

坐在电脑前写这篇关于自己从陷入焦虑、抑郁、强迫这个黑洞到解脱这段经历的此刻,我还在想到底要给这段经历取个什么名字,结果想不出来,因为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的煎熬,不是几个字或几句话就能概括的,那就不执著于此了,先写我的经历吧。

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段经历真实地写出来让更多还在被焦虑、抑郁、强迫折磨的朋友看到,因为当初的自己曾经一次次几近崩溃,那时就是靠一次次翻看李老师那篇名叫《破茧成蝶,抑郁重生》的博文和已经通过李老师的方法得到解脱的朋友们写的治愈感言支撑自己坚持练习的。现在我已经走出了曾经将我完全吞噬的黑洞,每天都过得很愉快,很平静,但依然坚持观息法、亦止法的练习,每天依然背誓言,做这些练习是因为它们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我生活中,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像吃饭、睡觉一样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抑郁、焦虑、强迫其实质是一样的,也是相互依存的,只不过其中某方面表现突出一些,所以分为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其根本原因都是心不能活在当下。这是我从李老师的十年力作《淡定是修练出来的》一书中习得的,感悟则是在跟随李老师练习的过程中体会到的。也许有许多朋友也会像当初的我一样,苦纠缠于自己到底是抑郁症还是焦虑症,或者是强迫症,到底哪方面多一些?这种方法到底符不符合我的情况?对我有没有用?甚至网上有一些评论说李老师的方法有过分夸大的嫌疑,他们的依据是: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治不同的“病”。我不想和这些人争论,也不对他们的言论做任何评价。我只想对深处痛苦且有幸找到李老师创办的“北京重塑心灵”这个温暖的家的朋友说,从你找到家的这一刻起,从你想要改变自己的这一刻起,你已经开始走向解脱,走向幸福了,不必再纠结自己到底是抑郁、焦虑还是强迫,这些问题会有专业的辅导老师为你解决,也不必再纠结于自己会不会好起来,不必再纠结于用多长时间能走出来,只要你自己不放弃你自己,你就只管跟随辅导老师练习就行了,给自己一点时间,一定能走出来的。

以下我把抑郁、焦虑、强迫统称“黑暗”

黑暗的袭来看似突然,毫无征兆,其实不是这样的,至少在症状爆发前的几个月我就有感觉自己可能会崩溃,因为一直以来我实在活得太累了,很压抑、很痛苦,终日忧心忡忡,这个时候好在晚上还可以睡觉,所以没有感到事态的严重性。

2016年2月26日,对许多人来说这应该是很普通的一天,对我而言,这是我被黑暗吞噬的开始,从此整个人陷入无边无际的恐惧、绝望。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从租住的小区步行5分钟到单位上班,脑子很乱,胸口闷得慌,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三个月了,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因为感情方面的事情我已经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在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和女朋友不冷不热的处着,莫名其妙的吵架,我们的兴趣爱好、生活圈子完全不同,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彼此不合适,知道分手是避免不了的了,只是谁也没提分手的事。

我们在一起上班,或许是怕分手以后尴尬,所以彼此之间都压抑着,可以看出她很痛苦,总是对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总是莫名其妙的冲我发火。我也觉得我们不合适,然而却不想就此放手,总想是不是自己对她不够好,所以压抑自己的痛苦去迎合她,去对她好,有时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在犯贱却不愿放手,明知坚持是痛苦,却害怕一放手就永远失去。这种坚持让彼此之间很痛苦,两个人之间像隔了一堵厚厚的墙,成了名义上的情侣,这种内心的压抑越来越重,内心的痛苦压得我喘不过气。

反复持续了一年多的尿频、尿急症状在最近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表现得尤为突出,尤其在我心情烦躁的时候,基本半个小时就要上一趟厕所,不停的上厕所让本就压抑、烦闷的心情更加严重。那天站在窗子边望着外面阴晴不定的天,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个念头:会不会是前列腺炎?于是我去做了有关前列腺炎的相关检查,根据临床症状和检查结果诊断为慢性前列腺炎,整个人顿时陷入无边无际的恐惧,一整个下午都在网上查有关前列腺炎的资料和信息。网站上医院的广告、各种贴吧、网上卖药的把前列腺炎描绘得异常恐怖,似乎得了前列腺炎就得了不治之症,得了前列腺炎就各种性功能障碍、各种不孕不育,得了前列腺炎就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

那晚,我彻底失眠了,整个人像坠入无底的黑洞,躺在床上感觉整个人在不停地往下坠落,脑子在飞速地闪现那些恐怖的词汇:久治不愈、阳痿早泄、不孕不育、断子绝孙••••••,一久以来的压抑在瞬间爆发,心慌、胸闷、口干、整个身体开始变得僵硬,脑子里像有一万只马蜂在里面乱飞、乱咬。大脑总是不停地闪现各种奇怪恐怖的问题,像刹车失灵的车子根本停不下来:我可能是全世界最倒霉的人,我怎么会得这样的病?我的病治不好了。我以后不能娶妻生子了。以后只能打一辈子光棍了,旁边人会怎样看我?村里的人会怎样议论我?做一辈子光棍老了该怎么办?恐怕以后死了连收尸的人都没有。我要不要和女朋友说?说了她会怎样看我?她会不会从此看不起我?我成了一个废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房间里的安静让我变得越来越恐惧,耳朵嗡嗡地响个不停,隔着窗帘看外面的夜空若隐若现的有霓虹灯闪烁,时间仿佛凝固了。就这样,我在极度的恐惧和焦虑中度过了一个晚上。

上班,对我来说突然间变得恐怖起来,害怕出去见人,脑子里依旧在不停地重复着昨晚的那些问题,似乎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只剩下一具空壳。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空洞,面无表情,瞬间有种很恐怖的感觉:我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自己仿佛处在了另外一个世界,客厅里的茶几、沙发、电视等等,也包括镜子里的自己,这一切仿佛都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虽然自己的手可以真实地摸到它们,但却感觉它们是如此的遥远,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陪伴我的只有无尽的孤独、恐惧、焦虑。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三四天,这三四天的时间里我没有一刻能安静下来,更别说睡觉,整天行尸走肉一般,大脑和身体是完全分离的,而我永远活在大脑创造的那个世界里,对身边的一切已经变得麻木、冷漠。要好的同事问我出什么事了,为何变得如此魂不守舍?我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敢和他们说,怕他们认为我得了精神病。每天重复着天明盼天黑,天黑盼天明的日子。白天疯狂地在网上搜有关前列腺炎的资料,希望能找到一点安慰的东西,然而越搜越让自己恐惧,当那些恐怖的词汇一次次映入眼帘时,脑子更加确定了一个信念:我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废人!我越来越不敢和外面的人接触,尤其是女朋友,怕拖累她,却又怕在这样的状态下失去她。

我开始逃避任何人,不敢去上班,每天去上班就像走向刑场,一下班就跑回家,把自己锁在家里。然而在家里面对冰冷的墙壁,孤独感和恐惧感一阵阵袭来。我不敢看电视,尤其电视里有关药物的广告,这会让我想到自己生病,而且是一个很恐怖的病,不敢看手机,尤其不敢看微信,朋友圈里同学、朋友、同事经常会晒些亲子照什么的,这会让我想起自己老大不小了还未娶妻生子,现在得了这样的病,自己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吗?

第四天晚上,我彻底沦陷了,一次次的强化暗示让我对人生彻底绝望,以其这样活着不如死了算了。死,想到死,我脑海里涌现出各种死法,上吊、割腕、烧炭、撞车、溺水、吃药••••••,虽然自己也很恐怖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我真的太痛苦了,真的受不了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有关怎样自杀的想法。或者出家当和尚,和尚就不用娶妻生子,也就没有人会议论我娶不上老婆生不了孩子,说不定还能得到解脱。

当时我认定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这两条,要么自杀,要么出家当和尚。自杀了可以一了百了,但是我妈怎么办?我大学毕业前夕父亲因为肺癌不在了,妹妹也嫁人了,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外工作不挨家,家里就只有母亲一人终日在田里劳作。我死了我妈怎么办?现在回想起来,我庆幸自己当时还有这个念头又闪现,因为对母亲的挂念让我没有做傻事,否则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凌晨两点左右,我拨通了母亲的手机,我仿佛觉得这也许是和母亲通的最后一个电话了。母亲接到我的电话也很警觉,因为我从未半夜给她打过电话。当听到电话里母亲的声音时,我忍不住哭出声来,“妈,我实在活不下去了,我想死了。”当我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也哭了,不停地问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母亲的声音颤抖着,不停地抽泣。我就把我得了前列腺炎以及网上的描述、我内心的恐惧和绝望这些事情和母亲说了,母亲说“你好好的,千万不能干傻事,你死了我怎么办?”我说“妈,我也不想死,可是我真的活不下去了,儿子不孝。”我妈坚决地说“不行,我不准你死,你绝对不能干傻事,不管是什么病我都要给你治,我现在还能干活挣钱,无论如何也要给你治好。”我说“你不让我死也行,求你让我去当和尚吧,放心,我不会离你太远,以后也可以回家看你,我银行卡上还有些钱,密码是多少多少,你取出来做养老钱。”我妈说“我要那些钱干什么?我只要你好好的。你千万别干傻事,我明天就来看你,一切等我过来再说。”我妈连夜打电话给我妹简单做了些交代,然后第二天一早就坐最早一班车赶到我住的地方。母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只知道静静地守护着她的儿子,她不能失去这个儿子。那些日子,因为极度的焦虑、恐惧,以及严重的失眠让我变得异常烦躁,总是莫名其妙的冲母亲发火,虽然明知母亲是多么的无辜,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之后,妹妹、妹夫也隔三差五就跑去陪我。

那个时候感觉他们在与不在其实没多少差别,或许唯一有点差别的就是听着他们说话的声音内心的恐惧感会稍微减轻一点,除此之外我内心的孤独感并没有任何减少,感觉他们和我并不存在于同一个世界,虽然他们就在我身边说话、做各种事,但感觉我总是被一个透明的、厚厚的玻璃罩子罩着,和外界是完全隔开的,我走不出去,他们也走不进来。我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不愿意和他们说话,总是一个人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即便和他们在一起也总是面无表情,对外界的一切反应都是麻木的、迟钝的。虽然如此,但亲情还是让我开始有了生的愿望:我绝不能死,我必须活着!

在被黑暗折磨了差不多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后,持续不断的极度压抑、焦虑、恐惧状态,持续失眠,逃避身边的人和事,对一切失去兴趣,以及多次想自杀的念头让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得了抑郁症。我正式踏上了求医的道路。一边到云南省中医院找专家看中医治前列腺炎,一边到处搜集可能对改善我的情况有用的信息。我给好大夫网上推荐的治抑郁症的专家打过电话,十五分钟的通话时间,根据专家的名气大小价格不一,但最便宜的也要150元,专家找了好几个,钱也花了一两千。有的专家给我讲道理、灌心灵鸡汤,有的专家给我推荐治抑郁症的药,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用。最后,我鼓足勇气走进玉溪市第二人民医院(主要看精神类疾病)求医,在门诊开了半个多月的抗抑郁、抗焦虑药,期间也到医院心理咨询室做过一次心理咨询,但似乎也没什么用。

因为每日被压抑、焦虑、恐惧、自卑、自责、悔恨、怨恨等各种情绪折磨得生不如死,我也开始尝试向宗教寻求解脱,每日坚持背诵忏悔文、念佛号、听大悲咒和金刚经、诵念心经和药师咒等等,母亲则到城隍庙请师父帮我求签问卦,当然,这样也没有让我的情况有丝毫好转。

无论你身处何种境地,只要你自己不放弃你自己,一切都会有转机!

4月初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网上搜索有关抑郁症自救方面的资料,忽然有个名为《破茧成蝶,抑郁重生》的博文标题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篇文章一定是个有过亲身经历的人写的,“重生”说明这个人一定走出黑暗了,“重生”对几近行尸走肉的我而言是多么让人向往啊。点开后我逐字逐句的读,忽然有种内心被读懂、被认可、被接纳的感觉,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哭着把那篇文章连续看了三遍。我开始在网上搜那篇文章的作者“李宏夫”的信息,我认定这个人一定能帮我走出黑暗。在搜资料的过程中,我了解到“李宏夫“——曾经的重度抑郁症患者,现已成为杰出的心理老师,他著有《淡定是修炼出来的》一书,并创办了”北京重塑心灵心理康复中心“。于是,我立即在网上订购了《淡定是修炼出来的》一书的电子版和纸质版,订购电子版是因为我迫切的想要早点读到这本书,订购纸质版则是方便以后珍藏和反复阅读。我捧着手机一口气就读了大半本,在读书的过程中似乎暂时忘记了痛苦。从书里我了解到了观息法和一些调理情绪的方法,然后就开始照着书里的介绍和讲解练习观息法。第一次20分钟的静坐观呼吸简直如坐针毡,内心的焦虑、恐惧、孤独感一阵阵袭来,像恶鬼一样撕扯我,做了十多分钟就坚持不了了。然而我并没有就此放弃尝试和练习,从第三次开始我就可以做够20分钟了。

之后我开始尝试按照书里的介绍用观息法治失眠,我已经足足一个月没睡过觉了(或许有过短暂的睡眠,但我感觉自己随时都是醒着的,即便吃了劳拉西泮、盐酸曲唑酮、艾司唑仑等药物也一样睡不着。)。结果很神奇,那晚我居然睡着了,是完全真正意义上的睡着,虽然只睡了短短三个多小时,凌晨两点多就早早醒了,醒了之后依旧无法入睡,但这也足以让我为之振奋,至少这个方法是确实有用的,这让我看到了希望。我还从李老师的新浪博客里读到许多和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的观点,从此我不再相信抑郁症是不死的癌症,不再相信抑郁症由遗传基因决定,不再相信抑郁症必须终生服药。

我毫不犹豫的拨通了中心的电话,并指明要李宏夫老师做我的指导老师。4月10号中午打电话订购,4月11号下午就收到了中心寄来的培训资料。4月16号正式与李老师第一次通电话,我开始了重塑心灵的历程。

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了李老师的电话,原本就紧张、焦虑的心更加紧张了,可以清楚地听到心跳的声音,额头像被什么东西箍得紧紧地,嗓子发干。电话里李老师的声音很轻柔,我紧张的心情渐渐放松了,在李老师的适时引导下我封闭了许久的心终于被打开了一个小口,从症状爆发以来第一次愿意主动与人交流。

急于解脱的迫切心理让我一直说个不停,似乎想要把自己的所有痛苦都通过电话转移给老师,由他帮我分担和化解。李老师耐心的倾听,没有给我讲大道理,没有给我灌心灵鸡汤,更没有教我如何开导自己,而是让我学着接受自己的现状,不抗拒、不逃避、不纠缠任何念头和情绪,做到一切顺其自然。这与我之前接受过的不是听开导就是听心灵鸡汤的心理咨询完全不同。对处于这样状态下的人而言,任何大道理和心灵鸡汤都是苍白无用的,因为他们并不是不懂那些道理,甚至他们懂得更多,他们只是被黑暗笼罩了,被一张无形的网网住了,他们需要的是有人给他们指一个方向,指一条路,然后告诉他们怎样走。

李老师就是这样做的,他在电话里指导我进行观息法、誓言法、催眠再生法的练习。从此我坚定不移的沿着李老师指的路走,虽然在之后的路上有太多的艰辛和磨难,好在我坚持下来了。关于路上的种种艰辛和磨难我就不讲了,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或许我们的问题不一样,或许你觉得你的问题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我曾经也认为我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认为我的问题是最严重的。相信处在这种状态下的每一个人都会有这种感觉。)。但是请相信,只要你坚定不移的按照辅导老师指的方向走,一定能够走出来,你所需要做的只是给自己一点时间。

以下我就谈谈我在练习中的一些心得体会。

观息法是我最先接触到的,也是我觉得最容易上手的。练习观息法并不是要让自己安静下来,也不是要我们消除各种杂念,而是让我们专注呼吸体验当下,让我们对一切念头和感觉保持平等心,对任何念头和感觉不抗拒、不纠缠、不思考,不以分别心对待,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用一颗平等的、中立的心去观察,对所浮现的各种念头和体验到的感觉保持觉知,仅仅知道它的存在就可以了,走神了就把心拉回到呼吸上,仅此而已。我对观息法的练习很用功,当要求做二十分钟的时候我尽量做到三十分钟,要求做四十分钟的时候我尽量做到五十分钟。每天坚持早晚两次练习自不必说,中午午休、下班回家再各做一次,每天至少三次,每天花在观息法练习上的时间基本保持在3至4小时。除了静坐观呼吸,平时也尽量做到随时随地观呼吸。慢慢地,焦虑感和恐惧感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少。

誓言法的练习也尽量做到随时随地,方便背出声的时候就大声背出来,不方便背出声的时候就在心里默念。我还用手机把誓言法CD里李老师充满感情的朗读录下来,在上下班的路上和在公园里锻炼时就一遍遍的听,同时跟着李老师的语调背诵。在背诵誓言的时候尽量做到有感情,而不是有口无心的应付,不要觉得背誓言是自欺欺人,也不能急功近利,不要抱任何目的心去做。你只要坚持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把每次布置的誓言都做到能随时脱口而出,有一天你会发现在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场景和情况时,你的脑海里会清晰地浮现出以前背的那些誓言,然后你的思维模式会慢慢改变,变得越来越积极阳光。

之后李老师还针对我的情况教我“亦止法”和净化练习。刚开始练习亦止法的时候感觉很别扭,基本上说不了几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每次的辅导中李老师都会详细问我各项练习的情况并记录,发现我亦止法做的练习不够时还带我一起做,慢慢地我能做到顺手拈来,随时随地都可以练习了,最后能够把它融入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像念顺口溜或平时有事没事哼歌一样自然和享受。亦止法的练习其实说难也不难,关键在于多练,熟能生巧,对你当下所经验到的一切,无论是看到、听到、想到、嗅到、触到的一切都在后面加上“亦是如此”。同样,在练习的过程中就只是单纯的去做,不要抱任何目的心,有了目的心你就会生执著心,有了执著心你就容易为自己的现状一时没有改变而感到焦虑、烦躁。“亦止法”做得多了,你会越来越安于当下,心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总是穿梭于过去和未来,当你的心能安住当下的时候,你就不会再为不可能重来一次的过去懊悔、自责,不会再为充满变数的未来终日焦虑不安,你也就能感受到生命的宁静和淡定。

在练习的过程中,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症状也不是像一条直线一样一天比一天好,症状会有反复的时候,有时你会觉得自己症状已经有好转了,但过不了几天,或者经历了一件什么事情你又会陷入黑暗之中,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这个时候的人很容易对方法产生质疑,也很容易焦虑不安并产生绝望的心理。越是这个时候请你越要坚定不移地保持平等心,做到一切顺其自然,不去跟自己所处的状态纠缠,同时也要更加精进的练习。这一切都是正常的,我经历了这个阶段,相信许多走出来的朋友也经历过这个阶段。譬如黎明前的黑暗,到这个阶段的时候说明你离真正迎来曙光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所以你同样只需保持足够的耐心,精进地练习,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发生。

相信有些朋友会纠缠于三个月自己到底能不能完全走出来,我也曾经为此焦虑过,其实这是大可不必的,所说的三个月只是平均时间吧,因为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悟性和练习的精进程度也是不同的,有的人用不了三个月,有的人不止三个月,而我自己用了五个月。不要去在乎到底需要多少时间,既然你有幸能找到“北京重塑心灵心理康复中心”这个大家庭,或者更幸运的是你已经开始得到这些专业的、敬业的、有大慈悲心的老师的指导,那么你完全可以毫不怀疑地沿着老师引领的方向前行,一定能走出来的,既然一定能走出来,那么早一点或迟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就是修行,修我们的平等心、活在当下的心。

从我完全陷入这场炼狱般的黑暗到完全走出来历时半年左右,比起那些被折磨了几年或一二十年才找到“北京重塑心灵心理康复中心”这个大家庭的朋友来说我确实是幸运的,但在此之前的近三十年时间里虽然抑郁、焦虑和强迫的症状没有完全爆发,但我似乎在几年前就知道终有一天我会崩溃,因为我的成长经历是完全被压抑、焦虑、贫穷、匮乏和孤独无助感笼罩的。

因为从小家庭的贫穷,父亲在外软弱无能和在家蛮横暴力(包括语言暴力和行为暴力),我从小没少被别人欺负。从小在家里听得最多的是父亲像个怨妇一样的各种抱怨和对家人的指责。以至于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习惯了用幻想来寻求内心的慰藉,但幻想照进现实时又总是让我痛苦不堪。我从小就感到自卑、匮乏、孤独无助,更无安全感可言,也养成了我要强、事事追求完美的强迫性格。这样的状态一直伴随着我,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让家庭状况有所改善后似乎减轻了些。但即便有了体面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我还是容易对过往的种种经历感到悔恨自责,尤其对父亲的怨恨在父亲去世6年后依然恨到一想起父亲就咬牙切齿,对想象中未来可能出现的种种挫折和灾难焦虑不安。总是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尤其在感情方面总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别人,以至于谈了几次恋爱都因为自己不自信而总是低声下气地勉强自己去迎合、讨好对方而以失败告终。所以,外表坚强、积极、活泼开朗的我其实内心是多么的痛苦和无助。直到焦虑型抑郁症的爆发,从小就一直积压在心底的各种负面情绪由近两三个月和女朋友的矛盾以及查出有慢性前列腺炎彻底引爆,像火山喷发一样,所有的压抑、焦虑、恐惧、孤独无助等等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让我彻底坠入这个恐怖的炼狱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我第一个疗程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的症状有了改善,但仍然没有完全走出来,症状时好时坏。在之前的辅导过程中李老师了解了我的成长经历后曾经说过我在第一个疗程结束症状会有改善,但要彻底的改变可能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所以第一个疗程结束后我紧接着订购了第二个疗程的辅导,李老师依然是我的辅导老师。现在,从4月16号第一次给李老师打电话接受辅导开始,5个月后的今天我可以心怀感激并坚定地说:我已经走出来了!曾经的黑暗已经永远的成为了过去!现在的我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很轻松,也很淡定。虽然也会因为一些事情引起情绪上的波动,但都能很快就恢复平静的状态。就像平静的湖面落入一颗石子,短暂的波纹荡漾后便一切归复平静。

回首过往,我心怀感激,感激自己无论在何种情况之下都没有放弃自己,感激家人用亲情唤醒了我对生的渴望,感激“北京重塑心灵心理康复中心”这个大家庭的所有老师,尤其是李宏夫老师,是您专业、敬业、大慈悲心的辅导让我的心灵得以重塑,让我体验到前所未体验过的美好人生。感激自己的人生经历,也包括这次炼狱般的痛苦,我的生命因此得到洗礼,心灵得到蜕变和升华。

我和女朋友最终还是和平分手了,彼此握手道别,相互祝福,真心祝福她能有一个幸福的人生。我的前列腺炎在坚持服用三个多月的中药后,随着整个人状态的好转慢慢痊愈了。我从小对父亲的怨恨也在不知不觉中淡化。随着黑暗的褪去,我的人生越来越充满阳光,我是幸福的。

“愤怒是痛苦的,怨恨是痛苦的,嫉妒是痛苦的,焦虑是痛苦的,一切的不安是痛苦的,还有很多人在痛苦中挣扎。今天,我愿以爱和宽恕的心祝福他们早日解脱痛苦。”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