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重塑心灵心理康复中心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康复感言
在强迫、焦虑、抑郁中修炼—加油吧朋友,我能从地狱中走出来,你也可以

应李老师的邀请,我决定写下这篇文章,本来打算等我彻底恢复再写的,但是李老师觉得我的练习和努力超出了他的想象,我自己也深感自己的变化,所以为了帮助更多的朋友,我决定利用零碎时间提前开始,我是在手机上用便签的形式写的,希望给正在受精神折磨的朋友们一点鼓励和感悟。

还是先说说我的成长经历吧,这样也能帮你们更好的了解我和我的练习也了解你们自己和自己的练习。我出生在一个乡镇中学教师家庭,父亲是校长,母亲是普通老师,父亲是那种工作中不苟言笑,一心扑在事业上的人,母亲是那种很传统的女人,不会有太多自己的主见。而我生性比较胆小,同时内心又很要强,追求完美,也是受大环境感染吧,总想什么都拿第一,给父母长脸。小学时还比较正常,调皮捣蛋,学习成绩也还不错。在小学毕业时我得了严重的鼻窦炎,很严重的那种,每天几乎只能用嘴呼吸,睡觉时都需要张着嘴,随时随刻鼻子里都全是脓血和发臭的分泌物,必须不停的用纸巾擦拭,还伴随着头疼,上课时更难受我还得不让同学们看见笑话,所以课堂上我经常是趴在桌子上或者用手捧着鼻子,医生说只能做手术才能解决,但由于我年龄太小不能做手术,只能采取保守治疗,每个月去医院做一次穿刺,把鼻窦里面的腐烂物抽出来,吃各种医生推荐的药,那时每天都过得很痛苦,父亲也是为我寻找各种办法,又是工作又是为我操心,就这样鼻窦炎折磨了我初中3年。从初中开始我就慢慢自我封闭,自责自卑,常常感叹命运作弄,经常自言自语咒骂自己是废物,惩罚自己不吃不喝,几乎不与任何人说话,连和父母也没什么交流,在这种身心折磨的情况下我还是希望能考个重点高中给父母增光,在这种身心摧残的情况下我还经常保持年级前三,可想而知那种痛苦煎熬,初中三年就这样过去了,2005年6月我在这样一种身体折磨和精神折磨的情况下还是以年级第二考上了州重点高中,高一只读了半学期就身心坚持不住休学了,那时已经有新技术了可以做更好的手术,于是父亲带我去医院做了手术,住院了两星期,原本以为手术做完我就恢复健康了,可是由于这几年的自我封闭和自责自卑,我的鼻窦炎虽然好了,可是内心世界却坍塌了。

休了一年学又继续去读,我那时居然都还有考名牌大学的梦想,想着鼻窦炎好了终于可以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学习了,可是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从高一开始我就发现我已经开始有点害怕与人交流了,害怕人群,害怕别人的眼光,而且出现了严重的强迫行为和思维,看书也常常是只能盯着一个字而视线不能移动,很痛苦,写字时手会发抖,睡眠质量也是极差,伴随各种可怕的梦境,不敢去食堂吃饭,只能等同学们吃完了一个人去食堂吃冷饭冷菜,诺大的食堂就我一个人的身影,食欲也是极差吃什么都如同嚼腊,也不敢去操场做操,人多时下楼梯双腿还会发抖,站不稳,只能扶着墙慢慢走,也不敢去厕所只能等没人时去,更不用说与人交流了。你可以想象一下我那时每天的生活状态,如同地狱般黑暗。父亲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抑郁焦虑症,开了很多很贵的西药,每个月都去医院拿药,说坚持吃几年就好了,就这样吃着药每天还是重复过去的生活状态,虽说对药物抱着幻想,但并没有任何好转,期间父亲带我去各地寻找方法,寻找更好的药物,后来父亲实在没辙了就四处求神拜佛,能想到的办法他都要试一下不管代价,比如找大师画符驱鬼什么的,也吃过土医生开的各种药,那时父亲常说只要治好我让他换命他马上答应。勉强坚持到高三上学期,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每天都是恐惧,惊慌,焦虑,强迫,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经常有自杀的想法,我告诉父亲我不想读书了,我就想好好休息,与世隔绝,就这样我回家了但没有退学,学校同意我回家复习,于是就在家里搞复习,但是已经谈不上学习了,只能是逼着自己勉强看看书,高考时我坚持去参加了,不过考下来人也虚脱了,每一场考试都让我像大病一场,焦虑强迫,读题目时视线都不能往下移动,我就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让视线慢慢移动,写字时手抖的不行,我就使劲用手把笔握住,试卷都被我写破,考下来浑身是汗,考完一场都要去拉肚子,那时胃肠功能已经严重紊乱,就这样我勉强考了个二本。

高考结束后,同学们都是各种放松游玩,而我只能呆在家里忍受身心折磨,看个电视都不行,总是会有强迫思维,吃好饭睡好觉对我来说是奢侈的事情,其实父母从我高中开始就不再要求我成龙成才,只希望我身心健康,可是我已经被强迫焦虑完全掌控了,躯体反应也让我备受煎熬,几乎随时随地肠胃都在涨疼,动不动就要拉肚子,由于长期焦虑紧张,几乎每次拉肚子都会见血,多次去做肠胃检查也没有什么器质性问题,我的体质也是非常虚弱,瘦骨嶙峋,可能一个星期吃的东西都没有年轻小伙子一顿吃的多,毫不夸张,平时就连上上网打打游戏都是各种焦虑强迫,坚持不了多久就要拉肚子,几乎什么都做不了,现在想想我都佩服自己的毅力居然让自己活了下来。我那时常常冒出自杀的想法,就是觉得我走了对不起父母,所以我坚持活着。有几次父亲开车带我出去散心,让我来开,我握着方向盘满手冷汗,总是想往悬崖下开,我就使劲把着方向盘,没开好久我就对父亲说不能再开了,我开得太累了,脑子里总是有不好的想法,我还得逼着自己不按照脑子里面的想法来,父亲听后也是难受。我在家里也不敢往阳台上站,每次站到阳台上往下看,我就有想跳下去的冲动,很强烈,遇到这种情形我都会马上从阳台离开,怕自己控制不住。父亲知道我这样有时也会偷偷流泪,我也常常想我的父亲这么受人爱戴,这么优秀,可是为什么会有我这么个儿子,难道这就是命吗?是父子相克吗?我可以一死了之获得解脱,父母呢?每每想到他们的不容易,我就发誓一定要活着,活着就有办法,说真的,我的生活状态常人难以想象,精神的折磨我相信你们是有体会的,就这样,高考后的暑假结束了,我准备迎来大学生活,想着读大学了没压力了可能我慢慢就好了吧。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药物治疗没有断过,每个月都需要高昂的费用,父母只是普通的老师,家境算不上好,我几次想放弃吃药,都被父亲制止了,医生说了要吃很多年,父亲让我坚持,不让我为钱担心,可是高中已经吃了几年了,没有什么改观。

2008年9月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去陌生的城市上大学了,父亲送我去的,考虑到我的身心状态父亲执意送我去,我那时想可能到大学多参加活动多锻炼我的病就会慢慢好,所以我积极参加各种活动,演讲比赛,主持人比赛都去试,但是过程很痛苦,其他的同学也会紧张会害怕,可是他们试过几次后就没什么了,而我就不行,精神紧张恐惧不说,更严重的是躯体反应,我都发抖的站不稳,想试也没办法了,后来就放弃了,大学生活基本上除了勉强去听课剩余时间都呆宿舍,由于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看很简单的电视打发时间,最严重的时候电视都无法看,那种带字幕的电影我就不能看,我会盯着字幕纠结,一纠结我就浑身不舒服,就会拉肚子,大学的室友都在忙着谈恋爱,我连和女孩子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想想还是算了吧,别丢人现眼了,有时候和大学同学出去聚餐,在饭桌上我夹菜时手都会发抖,我实在是恨我自己,废物啊我经常骂自己,经常在电话中面对父亲的鼓励和安慰偷偷泪流满面,大学几年就是这样一种状态,比高中时更惨,我佩服的是自己这样还能做到每学期不挂科,还能过英语6级,还能做到抵制自己一次次自杀的冲动,只是过程太痛苦,现在回忆我宁愿什么都没有,只求身心愉悦,能吃能睡开心就好,大学期间我几次坚持不住想退学,都是父亲在鼓励我在给我打气,中途父亲也放下工作陪我去武汉精神卫生中心住了几次院,因为好几次我都已经到崩溃的边缘了,值得一提的是,所有这些我都瞒着我的同学,也很少和他们交流,就是独行侠,他们也只是觉得我比较孤僻,只是我内心的痛苦绝望只有自己知道,到了大四上学期结束,也就是2011年12月我再次崩溃,撑不下去了,已经发展到不能吃不能睡了,所以草草的交了毕业论文就回家了,毕业论文都是很勉强很痛苦的搞出来的,之后再没去过学校,毕业合照没参加毕业聚会也没去,毕业证书都是寄回来的,我跟同学说我腿摔断了在家养病呢,其实我是在家里忍受精神折磨,不想让别人知道,其实到那时,社会上好多人都知道我的父亲有个身体不行的儿子,精神好像有点问题,大学毕业后我自作主张把药停了,吃了也没什么效果,都吃了7,8年了,我不想变成药罐子,我尝试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看自己能不能好起来,每天呆在家里,父母去工作,我就自己做饭洗衣,没事看看电视,或者就干脆躺着,只是焦虑强迫还是会常常袭来,父母也是一天天苍老,父亲的皮肤也开始暗淡,应该是在那个时候父亲心脏开始出问题了,十几年过去了父亲对我的恢复也开始感到迷茫,常常看着我黯然神伤,母亲只能偷偷躲着哭,2013年9月的一天我突然毫无征兆的焦虑大爆发,莫名的害怕,巨大的恐惧感笼罩着我,浑身发抖,我只能抱着父亲或者母亲,就是特别的害怕,晚上需要父亲陪着我睡,但根本不能入睡,强烈的恐惧感一阵接着一阵,我发抖我浑身冒汗,我对父亲说快带我去医院,我觉得自己要疯了,父亲请了假第二天带我去了武汉,在医院住了半个月,输液吃药,做经络治疗,出院拿了药又开始回家吃,我和父亲回来不到一个月,母亲突然晕倒,父亲交代好工作又带着母亲去了武汉协和医院,检查结果母亲长了脑瘤,良性的,听母亲后来说都是为我急的,我深感惭愧,还好手术成功,母亲在武汉住院期间,父亲当着母亲流过一次泪,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妻子,潸然泪下,这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父亲告诉母亲希望用他的命换我们母子平安。母亲让父亲借在协和医院这个机会去检查下身体,估计是母亲感觉到了父亲身体的异样,但被父亲婉转拒绝了,一来父亲怕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真有问题还要花钱,二来也不想我们母子操心,他必须扛着。母亲出院回到家后,我们母子基本上就在家里呆着,父亲一边忙工作一边顾家里,也就是陪母亲从武汉回来后,我发现父亲的脸开始变黑有点浮肿,我隐约的担心,我也发誓一定要顽强的活着,活着就是最好的报答。

2013年11月的一天,父亲在外面时突然感到不舒服,很痛苦,自己跑去医院找医生,没等我赶到,父亲已经走了,医生说是心肌梗塞,此时的母亲手术伤口都还没长好,正在家里休息。我欲哭无泪,几天几夜没睡,父亲的去世在我们家乡也是很受震动,平时多好的人啊,洒脱大气,工作又出色,2013年我父亲刚满50。父亲走后我花了很久时间安慰母亲,强忍着自己的精神折磨带母亲走出悲伤,担心母亲复发,期间我用烟头狠狠地烫自己,我深感自己的罪过。

父亲一直希望我考个公务员,有个稳定工作,也不用风吹日晒,能养活自己,父亲走后,我想完成父亲的心愿,忍受着焦虑强迫开始备考,我的备考很艰难,看书需要和强迫焦虑作斗争,面试时我需要狠狠捏着拳头来控制自己的发抖和紧张,结果2015年8月我以第一名的总成绩考上了镇政府,期间我还强忍着躯体反应,反复几次考取了驾照。后来母亲给我介绍了个对象,说父亲生前对她印象也不错,也是希望我有家庭后能开始新的生活,忘掉不愉快,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2015年10月我和她草草的结了婚,她也知道我的情况,我也是觉得自己这样一个身心状态能找个媳妇就不错了,可是婚后各种问题出来了,我发现我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其实当初就有很多人反对,而且连她的朋友都反对,说我们不是一路人,果不其然我们的婚姻就是一场闹剧,婚姻期间我的焦虑抑郁越来越重,导致我的焦虑强迫再次爆发,母亲不得已带着我去了北京安贞医院,各种检查后说我重度抑郁症,没有什么办法最好做电击治疗,我网上查了下电击可以让你遗忘一些东西但是搞不好有很严重的后遗症,我考虑后放弃了,在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呆了半个月回家了,费用太昂贵承受不住。三番五次之后我提出了离婚,在给她补偿后我们离婚了,我几次想自杀,无助又无奈,觉得都是自己的问题才会这样,都怪我身心不强大,我状态不好根本没有能力处理这些事情,也没有主见和果断的勇气,我连去超市买个东西都会纠结反复,可想而知。现在回想这段痛苦的经历也算是一种成长吧,也是上天对我的考验,离婚是最好的选择,这段孽缘持续了不到半年,我现在很庆幸自己在那种思维混乱每天都想自杀的情况下还是做出了理智的决定,那时每天跟疯了一样,就差没上街乱跑了,还要硬撑着去上班,虽然付出了很大代价都是值得的。

再来说说我的工作吧,想一下你们都能猜到,这样的婚姻加上我自己的身心状态,工作对我而言同样是一种煎熬,每天呆在办公室忍受各种焦虑强迫和躯体反应,每天听着办公室年长的同事家长里短的絮叨或者无所事事的玩手机上网,让我觉得索然无味,单调压抑的环境和失败的婚姻让我内心更加失落,我很少与同事交流,也很少去单位食堂吃饭,我总是处处感到尴尬,害怕议论和眼光。从那时开始我决定自救,为我自己,为母亲,为去世的父亲。

下面谈我艰难的自救过程。十几年过去了,我每天饱受焦虑强迫抑郁的折磨,还要随时随刻忍受躯体反应的疼痛不适,我放弃了寻找更好的药物和心理治疗,感觉实在没有什么帮助,药物只能治疗身体疾病,治不了思想,我开始认识到所有的问题都是来自于我的思维,是不健康的思想在控制我,折磨我。我开始搜索一些改造思维,重塑灵魂的书,这个过程也是异常艰难,毕竟我是焦虑强迫,我总会反复纠结各种观点,看书也不能持续进行,后来我在网上反复搜寻中看到了两本对我的认知改变比较大的书,一本是《灵性的觉醒》,一本是《当下的力量》,看完后,我如获至宝,感觉就是写给我们这些人看的,里面的思想和观点让我很受震动,让我对自己的恢复感到一丝希望,我慢慢认识到这么多年的黑暗都是我错误的思维模式造成的,我把自己一步一步推向了深渊,让自己患上了精神癌症,恶性循环无法自拔。看完书确实让我感到一点欣慰,但是看完后还是老样子,只有观点并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法,对我的实际帮助并不是特别大,所以我再次围绕着重塑灵魂和思维这个核心在网上寻求能自救的方法,在经过多次的各种筛选和思考之后,很庆幸地我选择了北京重塑心灵,我在网站上详细的看了它的自救体系,也看了通过自救慢慢恢复的朋友们写的心得体会,让我感到相见恨晚,2016年7月的一天我决定试一试,下了决定后我跟单位请了假一个人去了北京,当时我的身心状态还是老样子,焦虑强迫,我顶着各种不适和紧张害怕来到北京寻求帮助,在一番寻找后我见到了李宏夫老师,那时的我说话都充满了恐慌和焦虑,在支支吾吾的述说中老师听完了我的经历,我问老师我是不是太严重了没有办法恢复了,我觉得很少有人像我这么严重,我去医院医生都说我需要做电击还要终身吃药,有精神分裂的倾向,老师耐心的给我讲述了导致焦虑强迫的根源,讲到了思维模式对人的影响,老师也佩服我在这种折磨中顽强的坚持了十几年,我也实在是感到自己快到极限了,快要坚持不住了,再拖久一点我可能连坚持的能量都没有了,没有什么办法了,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所以我决定接受老师的指导,开始艰难的自我拯救。

回家后我迫不及待的想尝试老师教的各种方法,但是老师说我不要太急于求成,鉴于我的情况比较重,时间久,所以必须按照老师的步骤来,而且要做好思想准备,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比一般的人要艰难,必须坚持,我想我这么十几年都挺过来了,也没有什么坚持不了的了,和我受得痛苦比起来,这没有什么。于是我开始按照老师的计划进行训练,最开始的时候除了去单位勉强工作外,回到家的时间我都在做观息法,刚开始很艰难很艰难,我一坐下来闭上眼睛根本不能去观察呼吸,脑海里各种画面飘来飘去,各种想法翻来覆去,我会被这些画面和想法控制,跟着去想,越想越怕,越想越多,就像高速运转的火车,根本停不下来,有时候受不了了就睁开眼睛观察四周让思维稍微缓一下,而且坐着时各种难受不舒服,腿疼发酸,而且我本来就有严重的躯体反应,肠胃反应尤其突出,又是腿疼又是肠胃胀痛,最多一次只能坚持20分钟,我会休息一下又接着来,特别努力,像在拼命一样。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月,没有太大的改观,期间我产生了怀疑和绝望,一次次的在qq上找老师聊天,告诉自己的想法,表达自己的失望,不和老师聊一下我就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觉得练习毫无意义,老师一次次的鼓励我让我坚持,要给自己时间,如果不自救难道一辈子这样吗?就这样第一个月我坚持了下来,观息法时间也被我加到了一次一个小时,慢慢的我在静坐观呼吸的时候能偶尔不去参与想法也不去管想法,任它们来去,我不融入进去,但是很难受,看到自己各种可怕的想法,报复,伤害,逃离,感受自己各种可怕的情绪,愤恨,忧伤,绝望,焦虑,恐惧,轮番轰炸我,我就这样感受着,不参与不批判,一次又一次,逐渐的我能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呼吸上,就是呼吸,思维跑了又拉回到呼吸上,一次次的跑掉一次次的拉回,循环往复,到后面我也能轻松的做到一个半小时,酸痛难受也在慢慢消失,由于长期静坐,臀部也坐起了厚厚的茧,有那么几次在观呼吸的时候,我大脑短暂的空白了,我感受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愉悦和平静,是那种从没有体验过的安宁,希望之火重燃,我和老师讲了我的感受,老师让我不要刻意追求这种感受,感受到了就是感受到了,没感受到也就是没感受到,一切都是无常的,对一切都保持平常心。

慢慢的我的观息法开始越来越好,这个好是相对的,只是比之前稍微能更多去专注呼吸,还是会各种思维跑掉又拉回到呼吸上。后面老师给我加上了亦是如此的练习,就是无论你想到什么感受到什么都一律加上亦是如此,对自己的思想和情绪进行观察,我在最开始练习时会专门安排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亦是如此的训练,对各种想法和情绪都加上亦是如此。肠胃好难受,亦是如此,别人又在嘲笑我了,亦是如此,我好紧张,亦是如此,我不该这样,亦是如此,好像说错话了,亦是如此,我不想坚持了,亦是如此,我想和老师聊天,亦是如此,到底买哪个,亦是如此,我又要拉肚子了,亦是如此,等等,可以说是疯狂练习,有时候一个想法和情绪会持续很长时间,我就不断的亦是如此,有时候练得我都心烦意乱,感到没有什么用,到现在已经变成我的习惯了,对任何感受到的纠结的事情都会加上亦是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发现我能够逐渐的从纠结和不良情绪中走出来,当然练习的过程充满艰辛,我经常是在绝望痛苦中坚持练习,有时候会边练习边流泪,有时候肠胃难受还会呕吐,呕吐完了继续练习,常常练习到半夜两三点,睡不着就做练习,做完亦是如此又做观息法,刚开始我期待睡眠,后来随着练习的进行,我也不再执着好的睡眠,睡不着,亦是如此,做练习吧。

应该是在练习到50天左右的时候老师给我安排了誓言,什么是誓言,誓言就是给你一些充满正能量的语句,每天去读去背诵,用它们来替换你潜意识里的消极思想和错误认知,刚开始我做完观息法就去读誓言,完全是当做任务来完成,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读出来都不相信,什么爱自己,接纳自己,宽恕一切,我都感到开不了口,我都是逼着自己去读,不管脑子里怎么想。练习过程中遇到很多挫折,经常感到绝望,怀疑方法的可行性。也只是在练习中能偶尔稍微平静点,一不做练习,各种焦虑强迫就出来了,老师说这是一个释放过去的过程,让它们释放就行。最开始的那几个月我基本上没有强迫自己出去社交什么的,太痛苦了,我基本上全在练习,周末有时候一练就是一天。刚开始的几个月我几乎每天都要在qq上找老师聊天,谈我的练习感受,希望他鼓励我,不然就坚持不住了,可以说很不容易,7-9月份最热的时候,大家都去河里游泳玩耍,我就每天呆在家里做练习,家里没装空调就拿着电风扇吹,我就坐在电风扇前面观呼吸,读誓言,对各种难受的想法和情绪加上亦是如此,浑身是汗,哭过,难受过,绝望过,但是我坚持了下来,我想救我自己,我要为自己拼搏。

母亲一直陪伴着我的练习,鼓励我给我打气,让我坚持,我必须坚持,这是我唯一能做的。这个最开始的过程持续了5-6个月,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我感谢自己挺过来了,冬天最冷的时候我在床上静坐练习就用被子裹着戴着手套,一遍又一遍,因为我身体虚弱所以特别怕冷,经常是边练习边瑟瑟发抖,过年的那天大家都在吃喝玩乐,我同样是在做练习,看完春晚后我还是在床上做练习,到那时我已经慢慢的不追求练习的效果了,也不期待自己能突然好起来,练习已然变成我的一种习惯,我也慢慢感悟到平常心的获得不是一朝一夕,也慢慢体会到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上天让我经历这么多是在帮我打开修行的大门,修炼我的平常心,我也不再每天找老师聊天,辅导的时间间隔也拉长了,练习和修行渐渐融入了我的生活,我每天还是会焦虑强迫不过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我的痛苦感也减弱了,情绪也能受我控制了,感觉内心变强大了,说话也不再慌里慌张了,和老师的聊天也从最初我的不停抱怨,怀疑,失望慢慢变成和老师对练习和人生的探讨,而且誓言的力量也慢慢显现出来,我读誓言也开始有了感情色彩,从内心深处接纳这些誓言,慢慢的说话处事不自觉的都是充满正能量,对人的尊重也发自内心,也不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议论,我发觉自己的内心开始积蓄力量,说话也有底气了,也认识到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保持修炼就好。

2017年正月十五在我慎重考虑后,在我和母亲做了良好的沟通和解释后,我在众人的不解和阻拦下毅然辞去了公务员工作,多么让人羡慕的工作啊,可是不适合我,不适合我的恢复。第二天我带了几件衣服独自一人南下深圳了,我不为赚钱也不为玩,我出去只是继续练习,到更广阔的世界去练习去认知。刚到深圳时在旅馆呆了一个星期,状态不好,所以就干脆在旅馆练习,到点了出去吃饭,回来继续练习,后来觉得应该找个事做,边做事边练习,做事也是一种练习,在找工作的过程中被人骗了几千块,很气,事后回到旅馆继续练习,做观息法,读誓言,练习亦是如此,就这样一会儿我的内心就平静了也没有太多情绪。因为知道自己没有一技之长,我也不希望在办公室呆着,太压抑,所以我选择了在一家西餐厅做服务员,端盘子洗碗,每天上到凌晨两点,可以顺便锻炼下身体,在工作中一直保持练习亦是如此,回到宿舍不管别人的眼光做我的观息法,吃完饭去楼下的公园读我的誓言,每天都很充实,我一个人并没有孤独感,享受这种只有自己明白的奋斗,慢慢地我也能很好的与别人交流,遇到躯体反应和不良情绪也就是保持亦是如此,遇事也不和别人计较。

就在深圳期间,有一天我突然感到很饿,就去吃饭,平时我吃东西基本没胃口,一碗饭都吃不完,吃菜也没味道,可是那天我食欲大增,吃了很多很多,吃完之后一会儿就饿了,又去吃了一顿,我知道我沉睡多年不工作的脏腑器官开始苏醒了,因为我在慢慢接纳自己,在开始爱自己,所以我的身体也开始接纳我自己,开始正常运转,我很高兴,就因为这么十几年我终于吃了一顿饱饭,一顿有味道的饭,也慢慢认识到接纳自己,爱自己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会自动修复身体机能。如果你不接纳自己,厌恶自己,你的身体也会抗拒你,出现各种功能紊乱,继而出现各种疾病,不良的情绪对人的伤害尤其大,也逐渐理解了什么是当下的力量,什么是《灵性的觉醒》这本书中说的每个人内在都住着一个神,这个神就是临在,不奢望未来,不回忆过去,只专注当下就好,当下的每一刻才是你的生活,痛越深则感悟越深。在西餐厅做了一个月后,我离开深圳来到了丽江,因为我觉得我得找个环境优美气候适宜的环境去修养身心,所以来到丽江后我应聘了一家酒店,同样是做服务员,带着我的练习和正能量,与人为善,尊重每个人,专注当下,结果我成了最出色的员工之一,后来我向老总毛遂自荐想做管家,并阐明了我的观点,希望更好的锻炼我自己,更多的与客人交流,结果沟通成功,我做了酒店管家,主要职责是与客人沟通,满足他们的合理要求让他们放松开心。做管家也是在检验我的练习,同时也是在继续修行,我开始尝试带着正能量与人相处,效果很好。我现在说话经常都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满满的正能量,这都是我长期读誓言的结果,它们已经开始进驻我的潜意识,而且我的表达是发自内心的。同样的,我每天还会做观息法,读誓言,不停的亦是如此,没有像以前一样一天练到晚,而是把练习融入到工作生活中。想象一下9个月之前我可是天天想着自杀,害怕与人交流的人,吃不下睡不着,每天生活在恐慌和焦虑强迫中,还被北京安贞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医生说需要终身服药。

再来说说我对观息法,誓言法,亦是如此的理解。观息法是内功,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修炼,是一个慢慢净化你内心的过程,让你浮躁的心趋于平静,让你慢慢拥有平常心,内心越黑暗,需要的时间越久,可以认为观息法是一个重塑内心世界的伟大过程。亦是如此是具体工具,它的主要作用是不断的观察自己,让你放下你的执着,心越执着练习的时间就要相对越久一点,随着练习的持续,你会发现你不再那么执着,能学会放下也学会接纳自己与自己友好相处。誓言法是对潜意识的改造,潜意识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可以说它指导着一个人的生活,影响着一个人的生活品质,但是很少有人去关注它,潜意识是可以改造的,就像习惯可以改变一样,只是需要你持续不断的去关注去和自己对话,让积极向上的意识主导你,当你的潜意识充满正能量,你会发现你会活的很自由很满足。但是它们强大力量的显现都需要你的坚持。我的修炼才刚开始,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有结束这一说。

现在我在丽江,我还在继续练习,每天都是修行,专注当下,做好每一件当下事,用生命去感悟,爱自己接纳自己,我已不再期待自己突然好起来,生活就是一场修行,我现在还是会焦虑强迫,也还有躯体反应,但是,没关系,我已经从心里接纳它们了,它们就是我,我的黑暗过去还在释放,我必须接纳它们,我要爱我自己,同时我的新意识也在每天成长。接纳自己是生命的意义,不经历这些磨难,我不会有这么深的感悟,不坚持下来我也不会获得内心的救赎。

我感谢曾经的绝望,焦虑和强迫,它们磨练了我的心智,走过它们我收获了内心的强大。我的修炼不会停止,就像每天要洗脸刷牙一样,这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是通往内心自由的路。修炼也不是轻而易举,需要坚持,会有磨难,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唐僧也取不到真经,同样的道理,正在饱受精神折磨的朋友,不要绝望,这是上天选中了你,在给你打开修行的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重新审视自己认识自己继而观察这个世界,我的修炼会继续下去,内心自由了你才会感受到真正的宁静与快乐,当你有了平常心也就有了强大的力量,你会发现不一样的风景,一花一木都会让你感到愉悦。加油吧,朋友,我能从地狱中走出来,你也可以。

 

2017年5月写于丽江。



loading...